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原创] 品鉴“上海书法瓷林”  

2016-09-28 22:03:49|  分类: 院长谭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鉴“上海书法瓷林

---兼论再度创作的独立品格

王菊如

吾友福仁君,上海财经大学高才生,原为政-府-厅-局-级干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下海,对陶瓷文化艺术,情有独钟,一度在上海辟建影响颇广的陶瓷艺术市场。

某年,福仁君在众多陶瓷艺术家朋友群中发现了邱先生,一位体残志坚、有独特思考的非凡陶瓷工艺师,正在蕴酿用传统瓷版艺术,绘()制中国历代书法遗迹。这一念头竟与福仁君多年所思不谋而合,原来福仁君心头,一直萦绕着如何让当代的陶瓷艺术家,除了创作高水准的、反映富有历史传统的题材作品外,乘他们在精力旺盛且技艺成熟之时,利用当代技术和物质条件,创研一些反映新时代特点的精湛陶瓷艺术。

两位同样怀着陶瓷创意思考和传统文化情怀的福仁君、邱先生顿若久遇故交,一拍即合。这一合作,时间上竟达二十余年之久,福仁君坚持不断投资,即使在最困难情况下,甚至不惜卖掉自己置的房产。而邱先生则坚持潜心创制,二十余年密切合作的成果,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叹为观止的“上海瓷林”。

这一浩瀚的艺术工程,令人惊异的是:它不是出现在各-级-政-府-规划的文化或艺术项目之中,而是出现在民间。这一历时弥久的艺术现象,也并不是那些有钱就任性的人所能办到的,因为像福仁君,他不是个单钝的投资商,而且还是这个项目的策划者和组织者,在这漫长的二十年间,既要从宏观上细密筹划,不断完善方案。还是个亲自解决不断出现的实际困难的操作手,既当司令,又兼参谋,而且是冲锋陷阵的士兵。

真正的好东西,需要有前瞻眼光、要有足够的文化设计,要有鲜明的艺术思想和工匠精神。而福仁君和邱先生,在我看来,正是具备了这些优秀特质的,所以鄙总以为,凡一事有成,总是先有了像福仁君和邱先生这样的人,这样的精神,才会诞生出“上海瓷林”这样档次的瓷版艺术,这就是事在人为。当然,福仁君和邱先生在创制期间,也曾先后获得了文物博物界、书画界、收藏界的专家、学者的支持和帮助,但这种帮助与支持,也缘于福仁君和邱先生这样的人格精神所感召,他们的孜孜追求,他们的远见卓识,他们自强自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韧毅力,以及逐见成效的瓷林风貌,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同样怀有传统文化情结的各界志士仁人,大家才会出手相助、群策献计。这就是人们常讲的人和艺术的关系,这就是足有说服力的鲜明个案。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如何鉴赏“上海瓷林”的艺术价值?

首先要对“上海瓷林”在艺术和工艺方面准确定位:

对于“上海瓷林”,是简单的摹仿传世书法遗迹吗?曾有人说,考贝(复制)不可能超过原作,这个说法,可能是站在传世书法艺术本身来考量的,这种意见,虽无大错,但不很全面。如果还没有具体地分析“上海瓷林”,了解它是如何创制,以及细细考察创制后所呈显的文化形态、艺术形态、物质形态和工艺()形态,就笼统判定“不可能超过原作”,也许是一种机械的片面的眼光,很可能有明显的 “答不对题”的局限性。

 一篇小说,可以改编(二度创作、创造)成电影、戏剧、电视……二者之间不可等量齐观,二者可以比对,但不可简单比对,成败取决于在二度创作、创造,是不是往前走了?往前走了那些。何况,书法艺术还不同于小说。

书法艺术的再度创作,决不是单纯的考貝或临摹,把“上海瓷林”和历代传世墨迹相比,如果有“足以乱真”的效果,这自然是一种种价值评估,但仅此可能还是不够的。“乱真”至多是忠实于原作的复制品,依附于原作,並不具有独立品格。

 作为历史书迹(文物) 经过衍生开发,转换为陶瓷艺术作品的“上海瓷林”,是否己成为新质的独立的艺术品。这一需要认真研究的。那么如何看“上海瓷林”二度创作后的变化?

 

笔者觉得,“上海瓷林”二度创作后虽然失去纸质等原作的诸多元素,但它是否已孕育了新的艺术要素,于是就有了独立的文化意义。这就是看增量。增量程度愈成熟,独立的文化含量愈大。

首先,要区别历代传世墨迹与“上海瓷林”,是两种不同形态的艺术。“上海瓷林”呈现的书法,已不单单是至今还躺在海内外博物馆里的原作,也不是单纯地采用仿摹技术考贝出来的书法作品。中国历代诞生的具有现实主义里程碑式的书法名迹、名典,在“上海瓷林”这里,只是作为再度创作的母稿,或者说是素材,就像文字成为书写、书法的素材或者材料一样。它们之间有联系,有区别。这种联系,或者就是书法艺术的传承;但两者更重要的是区别,两者因不同体、不同质、不同形式而成为了各自独立的艺术形态。

不可否认,“上海瓷林”的母胎与血脉,是历代书法名迹,而且是这些名迹的延续和再生。某种文化遗产,它的延续和再生,不可能会是单一的路径,这就为我们今天的文化创新提供了无尽多样性的可能。而“上海瓷林”运作中,恰恰获得了这种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一方面是传承有绪的历代书法名迹,一方面是举世闻名的中国瓷艺(器),把这两种厚重的文化联姻,势必诞生出独特品质的“上海瓷林”。书法之于瓷版,它不像出现在其它瓷艺品上,如壶或瓶上,居一种装饰或辅助的角色,而在“上海瓷林”,成为主体,是主题。

 从工艺过程而言,运用传统的和创新的手段,将纸(绢)质载体转换瓷质材料和运用特殊彩料、釉料。经过精心绘制和烧制后形成的新艺术形象,当然也可以简称之经过二度创作的新事物,首先衡量的是,是否准确而完美地揭示和保留了原作的内涵与风格,二度的创造性,不仅是要忠实地再现原作,更要通过再现,对原作进行丰富和提升,这是考量 “上海瓷林”的艺术价值的重要一环,关于“上海瓷林”的书法,与古代墨迹原件的比较,是相似,还是逼真,甚至形神俱臻?这种鉴别,目的是一个:“上海瓷林”对传世墨迹原作的历史文化意味保存的忠实程度;忠实程度愈高,捉升愈丰富,文化含量愈高,艺术品位也自然高。

 这一点,我们可以进行仔细比对原作实物,看有无失去了什么,丢失了什么?这个还是较为容易的,有经验的文博专家和书画鉴定师都具有这种目鉴能力,此外,当然也可以通过相关技术进行科学地进行测试。就本人看法,通过对“上海瓷林”几年来的多次观赏,和许多文博老前辈的观点相同,认为它在技术与艺术上堪称完美。传世墨迹,无疑是时代的经典,福仁君、邱先生取材于此,既是优势,更有风险。优势自不待多说,社会影响大的名作。正因如此,大风险便随此而至。福仁君极度信任,邱先生艺高胆大,迎难而上。比如为了追求逼真,“上海瓷林”效果处理上,有素()色,有经历代时间浸淫的变色,深浅自然、生动有致,神情毕肖这是作者根据充分运用瓷绘瓷烧的特色工艺创造性地制作、尤其要考虑高温下的变量,其难度是可以想见的。

我们既离不开要考察“上海瓷林”的书法质量方面与古墨迹的同一性,更要考察“上海瓷林”的书法整体上,为我们提供了哪些前无所有的东西。

见此“上海瓷林”作品,不禁使我再次考虑:即便是同一题材内容、同一造型,当它由一种艺术形态转換为另一种艺术形态之后的独立意义,逼真,追神似,保持原作之风貌,尚且不易,但“上海瓷林”並不在此止步。而是还从艺术家悟性出发,深刻体会到原作书写形象的丰富意趣,精确把握原作的神韵,使其获得了生命般的奇迹,这才是二度创作的最高境界。

“上海瓷林”巧手耕耘,神斧鬼工,达到高精境界的创制者邱先生的忠实程度和谨小慎微的态度是可敬的,能达此境界,这有赖于他的技艺与识见。其间有艰辛,守真与寂寞,这些方面,在邱先生关于创制“上海瓷林”的介绍内容中,也有所涉及,想会得到大家认可的。

这是本人欣赏“上海瓷林”的感受,诸君以为然否?

第三个问题,如何评估“上海瓷林”的社会人文价值?

笔者以为,仅以“上海瓷林”,局限于书法艺术这一层面还是不够的。“上海瓷林”现象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是时代使然,是与党-和-政-府的文化战略、文化建设政策,以及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大局环境下,是民间有志者对于文化事业发展的智慧结晶。

至于如何评估“上海瓷林”的社会人文价值?

“上海瓷林”本身在许多方面是有启示意义的:

比如,可以从书法传承角度看其现实意义,这方面大家说得较多,也颇为深刻。

“上海瓷林”是历代优秀书法名迹的大集成。集成本身就是创造。需要有魄力,有胆识的文化人。尽管“上海瓷林”是推动中华书法文化发展的辅助手段。但因为具有创造性地再现历代优秀书法名迹而区别于一般的助手段,这对促进和推动书法文化普及和创作的繁荣和发展,有着非凡意义。

“上海瓷林”这一举措,确确实实是留下了当代的一种记录。当代人的文化记录,当代上海的文化记录,是会传下去的一桩大事,应该可以辑入2016年的<上海年签>

“上海瓷林”,反映了当代人对历史文献的态度和认识深度;不少人都在诠释中华历史文化(包括艺术) 遗卢 ,但深刻地、准确地诠释,当今显得太可贵了。

“上海瓷林”,反映了当代民间保护文物的重要成果之一,生于民间,藏于民间,要改变“养在深闺无人识” 的局面; (这点,福仁君在努力了)凡有识之士都应伸出援助之手。

“上海瓷林”,也可能启示(拓展)了保护保存某些文化遗存的新的物质形态的路子。“上海瓷林”为历代墨迹,整体保存了今貌。客观上讲,这些传世遗墨,纸寿千年绢八百,尽管当今保藏技术也提高了,但在同等的条件下,“上海瓷林”的风化速度可能比纸()质要缓慢得多,几百年或上千年之后,“上海瓷林”相对稳定地保存着今天(20-21世纪时期)的真实面貌,而传世纸绢遗墨,或许随着时间推移,恐会发生较大变化。当然,为保护、保存历代墨迹的今貌,当今也已有了其他科技手段,但“上海瓷林”这一功能,也不可忽视。

“上海瓷林”的创制和成功面世,保存和发展了传统的陶瓷工艺()技术,产生新的科学价值,主创者、工匠(工艺师),应该有许多层面的经验、体会,这是“上海瓷林”的另一财富组成部分。应作为新的非遗文化范畴好好总结;

2016.8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