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今世能識古畫者鮮矣 --------郑振铎的告诫  

2016-09-21 22:18:28|  分类: 砚边溅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世能識古畫者鮮矣 "

  --------郑振铎的告诫

“韫輝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郑振铎序

注:王菊如


    [王注]:民国三十六年七月七日(公元1947年),张葱玉著《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集张葱玉先生韫辉斋珍藏自唐张萱至明清古轴数七十幅,影印成册。啟功曾稱讚“韞輝齋所藏書畫無一贋品”。该册影印于1948年前后,正值全国解放战争时期,故印数极少,一函一册装。郑振铎为 “韫輝斋”藏唐宋以来名画结集印刷出版撰序,初云藏界书画境况,复云鉴识真伪未辨,继云众道友发愿:以存世精藏,系列公开印刷出版,正此乱风浊流,此均是册编纂之缘由也。是册为罕见大开本,46x37cm.本装(线订),上等白宣,珂罗版,上海出版公司出版.此<序>系郑振铎先生手笔,行书(小楷),书写精良。(参见图照)这就是曾被笔者校友陈振濂先生在《現代中国书法史》一书中,讥为书法概念上落后的典型人物--郑振铎先生留给我们的遗产之一。在这里,我们无需为郑振铎先生辩解,郑振铎先生身体力行所做的,远比他说的重要得多。如今学界艺坛,别说治史公正待古人,百年内的先哲都已蒙尘,当今治学之浮躁,仅此可见一斑。以下为正文:

    “今世能識古畫者鮮矣,無論以骨董為業者,慣於指鹿為馬,即收藏家亦往往家有敝帚,珍之千金。嘗見海外所藏我國畫,大半皆泥沙雜下,玉石不分。而論述我國藝術史者,每采及不知所云之下品與贗作,據為論斷源流之資,夫真偽未辨,黑白不分。即便登座高談,其為妄誕曲解,可知我國藝術之真諦,其終難為世人所解乎,有心人能不x[2]然憂之。予既印行中國版畫史圖錄二十餘冊,一掃世人僅知有芥子園[3],任渭長畫冊之惑。乃復發願欲選刊海內外所藏我國名畫,抉別真偽,汰贗留良,匯為一有系統之結集。以發時人之盲聾。而闡古賢本來面目。唯此扛鼎之作,予一人之力萬萬不足,以舉此居常與徐森玉,張蔥玉二先生,論及之皆具同感,且力贊其成,遂議合力以從事斯舉。二先生學邃見廣,目光直透紙背,偽贗之作,無所遁形,斯集信必有成矣,全書卷帙浩瀚未易一時憂畢功,乃先以蔥玉韞輝齋所藏為笫一集,蔥玉為吳興望族,襲適園舊藏,而十餘年來,所自搜集者尤為精絕,自唐張萱《唐後行從圖》以下歷朝劇跡無慮數十百軸,皆銘心絕品也。元人寶繪尤稱大宗,至明清之作,亦抉譯至慎,只眼別具,劫中嘗思,墨版輒牽於他故中止,今時印布於世,誠論述我國繪畫史者之幸也,選紙擇工之責,由予負之。試印再四,必期愜心。當意久乃有成,裝幀可期,不幸蒽玉之藏,適有滄江虹散之歎,尤惜楚人之弓未,為楚得徒留此化身,數百流覽,僅資此予所塗,有感于秦無人也。


              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七月七日鄭振鐸序”

[注]


1,韞輝齋:南浔张氏家族(南号)张石铭斋号。今斋犹存,已辟为馆,展示收藏巨子张石铭、金融与藏书双栖明星张芹伯、近代古钱收藏大家张叔训、书画鉴定大师张葱玉(1914---1963年)事迹.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