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淞沪会战纪念 ?四行仓库壮士  

2015-12-26 21:09:59|  分类: 社会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四行仓库“八百壮士”
四行仓库
保卫战发生于1937年10月26日至11月1日,它的结束标志着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一场重大战役淞沪会战的结束。参加这场保卫战的中国士兵被称为“八百壮士”,他们抵住了日军的多番进攻,掩护国民革命军八十八师及其他国民革命军向西撤退。这次保卫战的成功,重新振奋了因淞沪会战受挫而下降的中国军民的士气。四行仓库只与英美租界相隔一条苏州河,因此就将整个战斗展现在了西方世界面前。这进一步吸引了国际社会的注意力,但并没有如蒋介石所希望的那样给中国抗日战争带来实质性的国际支援。
淞沪会战纪念  ?四行仓库壮士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淞沪会战纪念  ?四行仓库壮士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纪念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事件背景

上海境况

      1937年7月7日开始,日本以卢沟桥事变为借口进行全面侵华。当日军在中国北方横行的同时又于8月13日发动了对上海的进攻。尽管面对着后勤保障不利、士兵训练不足及缺乏空中及重炮支援等困难,国民革命军仍固守着几近成废墟的上海。但日军并没有攻击位于上海的外国租借地,表面上仍与其他国家保持友好关系,尽管事实上与其关系十分紧张。直到四年后日本决定向同盟国宣战,日军才占领上海的外国租借区。

情况恶化

    1937年10月26日国民革命军在上海闸北区的抵抗日渐艰难。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命令该区所有军队撤出,以防卫上海西部郊区,
同时命令第三战区代理司令长官顾祝同让精锐的第八十八师单独留守。这样做一是为了拖延日军进攻速度,二是为了向国际社会表明中国在抵抗日本侵略战争上的坚决态度,并以此赢得国际社会的支持。此时九国公约签字国正好将于当年11月6日召开会议。顾祝同本人出于个人感情并不愿意让第八十八师留守,因为他曾是第二师(第八十八师整编前的番号)的指挥官。顾打电话向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传达命令,而孙强烈反对这一计划。之后孙又将自己的参谋长张柏亭派到离前线20公里的顾祝同的司令部反复协商。

一触即发

      无论是顾祝同、孙元良还是张柏亭都不会违抗蒋介石的命令,但孙经张向顾建议,既然是出于政治的目的,那么留守闸北的部队,兵力多是牺牲,兵力少也是牺牲。同时,守多数据点是守,守一二个据点也是守。顾祝同最后同意第八十八师留出一团兵力,留守地点则自行处置。张柏亭回到第八十八师师部四行仓库后,孙元良决定,就以四行仓库作为固守据点,但觉得一团兵力仍然过多,在最后撤离之前,又决定只留一个加强营就够了。于是就以第524团第1营为基干,配属必要的特种部队,组成了一个四百多人的加强营。由中校团副谢晋元、少校团副上官志标,和少校营长杨瑞符率领。
10月26日晚10点驻扎与上海北站的第524团接到命令要求撤回位于四行仓库的师部。第一营营长杨瑞符面对这条要求其撤出已坚守两个多月的阵地的命令一开始难以接受,[4]但在得知孙元良是让第一营防守四行仓库后便同意撤退。

四行仓库

      四行仓库是位于上海闸北区苏州河西岸的一座混凝土建筑,在新垃圾桥(台湾地区读:Lèsè Qiáo,今西藏北路桥 )西北沿。是四间银行──金城、中南、大陆、盐业共同出资建设的仓库,所以称为“四行”,建于1931年,占地0.3公顷,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屋宽64米,深54米,高25米,是该地区最高的建筑。由于先前被当作第八十八师师部,因此仓库中贮存了大量食物、救护用品及弹药。

军队资料

      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 第524团, 团长,陆军中校谢晋元;团副,陆军少校上官志标
一营,第524团 - 营长,陆军少校 杨瑞符 ;一连,一营 - 连长,陆军上尉 陶杏春;二连,一营 - 连长,陆军上尉 邓英 ;三连,一营 - 连长,陆军上尉 石美豪(负伤), 连长,陆军上尉 唐棣 ;机枪连,一营 - 连长,陆军上尉 雷雄。总兵力423人,当退出四行仓库是还剩358人。
谢晋元和第一营四位连长谢晋元和第一营四位连长
第一营作为一支加强营最初有接近800人,但经整个淞沪会战的消耗到该次战斗前包括军官只有423人(另一说453人)。而在部队从北站转移到四行仓库的过程中人数又降为414人。经过两个月的艰苦战斗损失了大量原经过德式训练的士兵,通过五次兵员补充此时的士兵大多为原周围省份的驻军。[5]他们大多来自湖北驻军第五团第一营。湖北方面不愿意将他们原用于同共产党作战的训练的最好的军队送到上海。因此被送到上海的都是些在7月7日战争爆发后招募的尚未完成训练的新兵。为迷惑日军中国军队当时在其正式通讯中用“524团”代替“第一营”,让日军以为有一个团防守四行仓库
      该团每人装备一支中国仿造Gewehr 88或Gewehr 98式步枪300发7.92毫米毛瑟子弹,两箱手榴弹,一顶德制M1935式头盔,一副防毒面具及食物袋。守军共装备有27挺轻机枪,大部分为ZB26式轻机枪(布伦式轻机枪),接近每班一挺。4挺24式水冷马克沁机枪以及一个迫击炮排。

战斗经过

    nn10月27日.当晚各连分批穿过前线,杨瑞符命令一连去四行仓库自己带领二连前进。而三连、机枪连和一连第三排的士兵无法联络。直到第二日上午9时他们才到达四行仓库,他们是在随大部队撤退途中得到有关一营留守四行仓库的消息的。之后他们的这种志愿参加“自杀行动”的精神被蒋介石称为英勇行为的典范。
      早上有关中国军队仍在四行仓库保卫闸北的消息在上海传开。这引起了女童子军杨惠敏的关注,而她将在整个保卫战中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凌晨4点左右她听到枪声便沿苏州河行走,他发现英国士兵向仓库丢了一袋香烟,她问新垃圾桥头的英国士兵对岸发生了什么,英军回答四行仓库中有中国守军。于是她要求附上她自己的纸条,不久后仓库传回纸条,说明他们需要弹药与食物。杨惠敏向上海商会求助,不过对方并不相信。
四行仓库房顶就战斗位置的中国守军谢晋元将一连沿西藏路部署在四行仓库右翼,三连在左翼交通银行大楼对面,二连在在中央担任四行仓库外围之守备。机枪连除以两挺布置在楼顶担任防空其余分配一、三两连完成全营火力网的编成。苏州河北路有原为防御租界内欧美军队的防御工事,但工事的枪眼是向现在中国守军方向开的。为了防止日军利用,中国守军便在其中埋下炸药,后日军进入其中,中国守军引爆炸药而对日军造成伤亡。
      守军用仓库内的沙袋、装玉米、大豆和其他货物的麻袋构筑工事。并将楼内电灯全部破坏以便隐蔽,焚烧四行仓库周围房屋。
      上午7时日军第三师团开至上海北站,到午后1时开至四行仓库附近。约十名日军接近防御工事进行侦查,很快被击毙。午后2点由排长尹求成带领的一队中国侦察兵与约50名日军交火。之后不久一个连的日军从西侧发动进攻,三连连长石美豪面部中弹但继续指挥战斗直到腿部再次中弹。大约七十名日军进入仓库西南墙根中国军队火力死角,中国守军便爬上楼顶向其投掷迫击炮弹及手榴弹,炸死日军七名,伤约二三十名。在第一波攻击失败后,日军向储有燃料及木材的仓库西区放火。下午5时大火被扑灭。同时日军在闸北进行抢掠纵火。
      晚9时营长杨瑞符判断当日日军不会再发动进攻,便下令做饭并加固防御工事。当天有两名守军阵亡,四人受伤。
      10月28日.英军军官在观看四行仓库的战斗中国守军连夜抢筑工事,没有人睡觉。早上谢晋元用从杨惠敏处得到的上海商会的电话号码与上海商会联系。
杨惠敏杨惠敏
      四行仓库的位置及建筑结构对守军相当有利。四行仓库临近公共租界,日军不敢用海军炮火攻击。他们怕炮弹落入公共租界内,因为日本此时尚不愿意同欧美开战。日军也不敢像在上海其他地方那样使用芥子毒气,因为这将暴露在全世界面前。
早7时一架日军轰炸机在仓库上方盘旋,但因为害怕误中公共租界并未投弹。在遭到守军防空火力攻击后日军轰炸机离去。
      上午8时营长杨瑞符召集全营官长及班长讲话鼓舞士气。
      10时谢晋元与杨瑞符共同视察工事并观察日军动向。当他们在楼顶上时谢晋元发现一队日军沿苏州河北路移动,据杨瑞符回忆大约在一千米外。谢晋元拿起一支枪向其射击,当场击毙日军宪兵一名。
      下午3时开始下雨,四行仓库周围的火逐渐熄灭。日军在西侧发动另一次主攻,他们占领了交通银行大楼,并在四行仓库北面部署加农炮进行攻击。加农炮对四行仓库厚重的墙壁无法造成致命伤害,而在交通银行大楼内的日军又很容易被占领制高点的中国守军压制住。两小时后日军放弃进攻,但得以切断四行仓库的供电及供水。
当日由一连上官志标连长、营部军官汤聘梓和机枪连杨排长带领的一小队中国士兵加入了战斗。
这期间上海商会得到了中国守军仍在闸北的消息后相当激动,这个消息很快通过电台传遍全城。人们在雨中聚集在苏州河南岸,为守军助威。上海市民向守军捐献了十多卡车给养。卡车于夜间抵达四行仓库附近,守军用沙袋筑墙到卡车旁,将给养拖至仓库。搬运给养用了四个小时,在此期间三名守军阵亡。守军收到了食物、水果、衣物、器具和来自市民的慰问信。一队记者也来到了四行仓库,但由于谢晋元杨瑞符因事繁忙,由机枪连雷连长代为接见。
杨惠敏与谢晋元通过上海商会向美军要求送十名重伤员离开战场。美军同意了此项要求,因此伤员趁夜幕掩护被抬离战场。
      同晚上海商会决定向守军送一面中国国旗。中国整编部队当时没有携带国旗和军旗,当杨惠敏将国旗送入四行仓库时由最高指挥官谢晋元亲自接旗。当杨惠敏问及守军的作战计划时,守军回答誓死保卫四行仓库。杨惠敏十分感动并向谢晋元索取所有守军的名册,并将其通告全国。但为了迷惑日军同时又不使杨惠敏失望,谢晋元让人根据原524团的名册伪造了一份800人的名单,其实共423人。另据杨瑞符回忆,之前送出就医的伤员也被告知,若外界问起仓库中有多少守军时要回答有800人。这就是“八百壮士”的由来。

相关描述

      10月29日.29日早,上海市民发现四行仓库楼顶升起一面中华民国国旗,由此军民士气大振。由于杨慧敏只带来了国旗但仓库内没有旗杆,因此守军用竹子和草绳临时制作了旗杆。守军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参加了升旗仪式。 而苏州河对岸聚集的群众据说超过三万人,他们欢呼“中华民国万岁!”(另说为“中华民族万岁!”)。日军气急败坏开始对中国国旗发动空袭。由于密集的防空炮火同时顾忌误伤公共租界,日军飞机没能摧毁中国国旗就撤退了。经过两天的战斗四行仓库外的防御工事和仓库本身都遭到了破坏。
中午日军发动了迄今最大规模的攻击。加农炮和轻装坦克从各个方向发动进攻,迫使中国守军第三连从仓库外的工事中撤回仓库内。四行仓库西侧本来没什么窗户(这可以从上面的照片看出),而日军的炮击却给守军打开了许多射击孔。一队日军试图通过梯子爬入仓库二楼,谢晋元当时恰好在二楼窗户前。他一手夺过第一个上来的日本兵的枪,另一只手将其推下,之后向第二名日军射击,最后推倒了梯子。一名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将自己绑上手榴弹跳下仓库,炸死了自己和约二十名日军。战斗一直持续到天黑,此时日军的进攻都有装甲车和加农炮的掩护。最终日军再次失败后开始用挖掘机向四行仓库挖隧道。 河对岸的市民用大字报通知守军日军的行动。有人甚至在发现日军准备再一次发动进攻后打来电话通知四行仓库内的守军。
      10月30日至11月1日.:30日早7时日军再次发动进攻。本次进攻只有少数步兵参加,大部分时间日军用加农炮进行攻击。因为四行仓库建筑坚固又有充足的沙袋和修理材料,在日军试图摧毁仓库的同时,守军时刻对仓库进行修复。据杨瑞符回忆加农炮炮火相当密集,平均每秒都有炮弹落下。 傍晚时日军用数盏探照灯照亮四行仓库以便于其炮击。30日的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守军摧毁了日军数辆装甲车
上海租界中的外籍人士不愿意战斗地点与他们如此接近。面对日本的压力他们同意劝说中国军队停止作战。29日外籍人士派代表向国民政府递交请愿书,要求以“人道主义原因”停止战斗。对于蒋介石来说战
斗已经胜利,绝大部分中国军队已经撤离并重新部署到了新的位置,而战斗本身也已经引起了西方世界的注意。所以他下令部队在10月31日撤离四行仓库。上海警备司令杨虎被安排与英军将军斯马莱特会面,会议决定第524团撤至公共租界,并和正在上海西部战斗的第八十八师汇合。日本中支派遣军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也表示同意并保证允许中国守军撤退,但事后很快就反悔了。谢晋元希望能够继续留守四行仓库直到战斗至最后一人。张柏亭最终劝说其同意撤退。
      午夜,11月1日,谢晋元带领376人分小队分批通过新垃圾桥撤入公共租界。约十人在撤退中被日军机枪打伤。 到凌晨2时所有守军完成撤退。

后续事件

      部队撤退后随即宣布与第八十八师汇合,但马上被租界内的英军没收武器并限制自由。这是因为日军威胁如果让他们离开就要入侵租界。他们被送至公共租界西部意大利防区的胶州路进行隔离。
      蒋介石提升了所有参加保卫战的军人的军衔(各晋一级),并授予谢晋元杨瑞符青天白日勋章
在他们被软禁期间,上海市民经常探访他们并进行文娱表演。军官为士兵开设了多种课程如,外语、数学,甚至还有基督教神学。共产党宣言的中文译者陈望道也经常到营地探望。士兵继续每日进行军事训练并保持高昂的斗志。他们抵住外界的压力坚持升国旗、唱国歌,直到被白俄雇佣兵以武力强制禁止。
      摄于四行仓库战斗结束后,注意到中国国旗仍在飘扬,过路行人和日本守军无不脱帽敬礼。淞沪会战中方虽然失败并损失了国民革命军近三分之一的精锐部队,但它鼓舞了中国军民的士气,并向外界传达了中国积极抗战的决心。媒体用“八百壮士”来称呼这423名守军,同时创作了“八百壮士歌”以激励军民抵抗日本侵略。但蒋介石所期盼的外国援助却毫无进展,欧洲各国除了对日本提出谴责外没有任何实际行动。只有德国和苏联在二战欧洲部分爆发前援助过中国,而德国迫于日本压力于1938年结束了对华援助。
      守军在“孤军营”中被羁押了三年多。后来日本方面声称允许释放这些士兵,但条件是解除武装并以难民的身份离开上海。谢晋元拒绝了这些条件,并于其后多次拒绝了中华民国维新政府(1938年-1940年)及汪精卫政权(1940年-1945年)的劝降。为此谢晋元于1941年4月24日凌晨5点被已由汪伪政权收买的郝鼎诚等四名士兵刺杀身亡。共有超过10万人参加了他的葬礼,而三天内拥进孤军军营瞻仰其遗体的共达二十五万人次。谢晋元死后被追赠少将军衔。
日本偷袭珍珠港后,日军占领了上海公共租界,并俘获了这些士兵。他们分别被遣送至杭州、孝陵卫光华门(南京)做苦役,还有一部分留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拘押。部分被送至孝陵卫及光华门的士兵于1942年11月逃脱,其中一部分又在重庆重新归队,另一部分就近参加游击队。另外三十六名官兵被押至新几内亚作苦工。1945年,他们看到日军垂头丧气,整天酗酒,才知道日本战败,反过来把日军抓起来当了俘虏。
      战后约一百名该营战士回到上海在四行仓库搭棚为谢晋元守灵国共内战爆发后他们大多不愿再战而复员。之后他们中的一些包括女童子军杨惠敏中华民国政府撤退到台湾,那些留在中国大陆的士兵因为是国民党士兵而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不公正待遇。

影响

      谢晋元的遗体被埋葬在其孤军营宿舍门前的小花园内。1947年上海市政府将上海北火车站到四行仓库的那条路改名为晋元路,将与孤军营一墙之隔的胶州公园改名为晋元公园,并将附近一所中学改名为晋元中学。
1983年4月16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在虹桥万国公墓重建其陵墓,“表彰他‘参加抗日,为国捐躯’'的光辉业绩”。1986年谢晋元的家乡广东蕉岭为其树立纪念碑,将其母校改名为“晋元中学”。
      四行仓库经过改建后现今仍然存在,部分空间被改为纪念馆用来纪念四行仓库保卫战。
      展览厅开放时间是每周五的下午1:30-4:00。其大部分仍被用作仓库归属上海百联集团,甚至在三楼还有一家保龄球馆。
      1938年八百壮士的事迹被拍成同名黑白电影,1976年又于台湾拍摄了彩色同名电影(由林青霞扮演女童军杨慧敏),另有2007年拍摄的电影是一个小男孩眼中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对岸的战争》。
      2005年为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中国电信发行了一套主题电话卡,其中一张为四行仓库。
      由杨慧敏送入四行仓库的那面旗现存于台北市国军历史博物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