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师承什么?  

2014-10-06 21:24:53|  分类: 专家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包立民先生对王康乐师的误解

撰文:王菊如(上海张大千大风堂艺术中心艺委会副主任、王康乐研究室主任)

 

王康乐先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为张大千大风堂弟子。王康乐生于1907年,拜张大千为师,已年近四十。

纪念张大千诞辰一百一十周年时,包立民著文《闲话大风堂》,此文刊入吾友屠际春主编之《大风堂画集》(谢稚柳署,文汇出版社 20095月),文中谈及张大千弟子,颇有发见,然遗漏甚众,至于对大千众弟子艺术之评价,虽有不失公允之论,但也有过份轻率之举,如对王康乐先生便是一例。包氏云:“。。。梁康年、王康乐均在二十世纪四十年长中期拜师,拜师时间不长,且拜师前都有师承。。。。。。而王康乐也先后从黄宾虹、郑午昌为师。梁康年、王康乐投奔大风堂,与其说是学艺,不如说是慕名,因此在他们两人身上,张大千的影子较少。”

这里需要澄清的,至少有二个問題:

1,王康乐拜张大千为师,到底是学艺?还是慕名?

2,师承是保留老师的影子还是有其他?孰轻孰重?

是的,王康乐拜张大千为师之前,确已经先后从黄宾虹、郑午昌为师,而且也学到不少东西。他想再拜大自已八岁、且蜚声画坛的张大千为师,出于祟敬与慕名,也纯属正常,至于时间长短,是客观环境与条件,这些都是无可指责的。至于这是否就是造成王康乐作品“张大千的影子较少”之根本原因,从行文逻辑来看,包氏是肯定的,然而这也是包氏偏见之论,是站不住的。

且看看王康乐师心目中的张大千地位。

19667月,笔者与同窗萧海春去华山路王康乐师寓所拜访,此时己是“史无前例”的日子,老师寓墙壁上,竟然还掛着张大千的《墨荷》,据说是从巴西寄来的。这说明,一、作为弟子,不论老师在哪里,那怕在海外,始终保持联系;二、在特殊政治环境下,照样掛张大千的画,决不是“慕名”二字可以承担的包氏可能有所不知吧.

一年,高帆先生出示大千、宾虹两把摺扇让王康乐师鉴赏王康乐观后,写下这样的文字“高帆先生出示大千、宾虹两师摺扇遗墨,令人弥怀高风,激发情思,今番再遇燕京,将北去黑龙江,西赴新疆等地作长途旅行写生,自当继承先师勤奋作画,着意创格之遗风,与造化相较量也,语涉偏激,权以自励”.看来王康乐师在张大千那里,确实不是照搬“形”,而是“勤奋”、“创格之遗风”。就是汲取精神,包氏可能有所不知吧。

对于业师之(技法),王康乐师也不排斥,他在一跋中写到他临习张大千1968年的《长江万里图卷》,他说:“余尝临大千先生重彩《长江万里图卷》,兹仍袭其章法,用宾虹先生笔路,写大江东去之景,两师重笔重彩之作,均有神骏脱羁之势,可从意想而难以倣及,记之以表思慕。”王康乐师从两位业师中得“重笔”(黄宾虹)“重彩”之精华,化为己格此点包氏可能也有所不知吧。

关于王康乐师晚年创“国画中的油画之新风,包氏虽然也提及,但对王康乐师久久思考摸索的过程可能也有所不知.就在他临摹的《长江万里图卷》午有段跋文,反映了王康乐师的心路长江万里图卷,为先师张大千先生一九六八年为写贺张群先生八十寿辰之作,费时十日,乃先生晚年巨制之一,现仿临一过,並参入先师黄宾虹先生用笔,予追求两师艺道,尝欲以黄师重笔,与张师重彩,融为一体,使两家独创再具新格,犹若良种嫁接,育出硕果。然兹事体大,屡试难得应手。此卷其例也,幸贤达指谬”。王康乐师说得很明晰了,不用笔者赘释了吧。不读此跋,怎知王康乐师晚年复笔重彩之风呢?

笔者以为,师承不必重其形,而贵在神——精神!即便技法,也贵在“择其善者而从之”,此善者,必须是适合自己的。

还是王康乐师说得好,“硕果”是诱人的。“然兹事体大,屡试难得应手”。並不是唾手可摘的。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