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原创】《草书古诗四帖》书者之疑辨析(二)  

2013-08-22 21:38:47|  分类: 鉴赏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菊如

日期:2005

二,张旭狂草是“写意”书风,此风与历代评论《草书古诗四帖》之语暗契

关于张旭的抒情“写意” 书风,早在唐代同时代的人就作如是评说了,品鉴力甚高的大诗人李太白称张旭“胸藏风云世莫知”,他敏锐地看到了和自己诗风一样的另一艺术类型, 他是张旭的知音,目睹过张旭创作的皎然,同样以诗人的眼光看狂草,伯英死后生伯高, 朝看手把山中亳,先贤草律我草狂,风云陣发愁钟王。宋代鉴赏巨眼要数苏东坡, 米芾, 黄庭竖等辈,他们对张旭认识的角度不同,却同样异常深刻。苏轼认为:” 张长史草书颓然天放,略有点划处而意志自足。”(<书唐氏六家书后>)” 颓然天放,后来有人解释是颓放不羁於任自然,大意不错。实际是说张旭书写意趣若行云流水,不拘小节。这与张旭自已的体味也是契合的。他曾在答颜正卿提问时说过,妙在用笔,令其圆暢,勿使拘挛。(引蔡希綜<法书论>)。米芾表面上贬张旭,骨子里有点嫉妒,说 张旭不入晋人格 辄徒成下品,张颠俗子,变乱古法 。由于米芾是崇尚魏晋风韵的,对张旭不入晋人格 变乱古法 ,有些看不上眼。但却也为我们从另一窗口窥探张旭开创大唐狂草之风的面貌。凡是否定张旭为古诗四帖者也都以此下结论。既没读懂米芾,又不体味张旭。唐人喊出 愁钟王; 宋人的 变乱古法,说的是何等气慨,何等的创造力,开拓性!没有这个意识,当然看不懂<古诗四帖>

宋元祐年间, 尽管政治斗争复杂,在文化艺术上很不寻常。唐阎立本<步辇图>真迹的浮出水面。许多大书家,理论家成熟跃起。这里提一个与张旭相关的朱文长,他有<续书断>大作传世,为后人留下珍贵资料。在该书中,对张旭同样有类似的评语,盖如神虬腾霄汉,夏云出嵩华,逸势奇状,莫可穷琍也。他还引唐韩愈赞旭语:”顾亍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华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 必于草书发之。这是何等气象,稍有一点艺术素养,是不难在《草书古诗四帖》中感受这种气息的。

自视甚高的黄庭坚,尝云:“数百年来,惟张长殳、永州僧怀素及予三人,悟此(王注:竟指大草)法耳。他至少见过张旭《千字文》,《乾元二年帖》,《琵琶诗》等书迹,他自己也取法于旭、素,但最后还是“张旭多于怀素”(谢稚柳《宋黄山谷<诸上座>与张旭<古诗四帖>)。可知山谷是知难而进的,故成就亦大。其跋张长史《千字文》云“僧怀素草工瘦,而张长史工肥,瘦易作,肥劲难工也。”他又在《跋张长史草书》时盛赞:“张长史作草,乃有超轶绝尘处,以意想作之,殊不能得其仿佛。”还情不自禁吟得两句诗,云:“清鉴风流归贺八,飞扬跋扈付朱三”.“以意想作之,”正是写意之谓也。

到明代,除詹景凤、文征明、董其昌外,还有-位郎瑛,他在《七修类稿》中转录唐《历代名画记》所录,谓唐画家吴道子“援笔法于张旭” ,甚有见地,张旭、吴道子脾气性格相仿,“好使酒气” 。因此,从“吴带当风” 的特征也可窥探张旭的影子,“浩如海波翻,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己吞”,“ 游刃余地,运斤成风”( 苏轼语)。更值得玩味的是他们都从劍器舞中(即红绸舞)得到启迪,所以连张彦远都不得不发出如下赞叹:“是知书画之艺,皆须意气而成。”

恕笔者不厌其烦引录唐、宋、明代学人评语,无非是温故知新,造成一个氛围,来体味张旭的“写意”书风,这个历史共识。无论是唐人的“胸藏风云”( 李白)、“风云陣发”( 皎然);“雷霆霹雳”( 韩愈);宋人的“颓然天放”( 苏轼);“变乱古法”( 米芾);“清鉴风流”,“飞扬跋扈”( 黄庭坚),文辞语言不同,其旨意一律。如果将此与明清贤俊之士评<草书古诗四帖>的赞语置于一堂,就可以发现其间惊人的默契:“行笔从空掷下,俊逸流暢,煥乎天光” (丰坊);“悬崖垂石,急雨旋风”( 文征明),这些不约而同的共识,不仅说明了张旭书风的独特与成熟,也佐证了董其昌慧眼识张旭,《草书古诗四帖》的总体风貌也并不例外。

今日看《草书古诗四帖》书迹,如把单个字拆开来看,以某种习己为常的视角看,确也有某几个好像不怎么到位,但正是这种“不到位” 组合在整篇中,极为自然不做作,不是字字循规蹈矩,才符合张旭书风的特征,我们从深受其影响的学生吴道子绘画风格中透出某些信息。吴道子画,用笔时有“离披点画,时见缺落” 现象。这种“离披”,“缺落”, 其实并不影响全幅风神,“是笔不周而意足”, “笔若无法而有法,”在“僻僻涩涩中藏活活泼泼”。 徐邦达力指数字即作如是观,尊敬的徐老先生因书功不敌,无奈作庸论耳。吳道子的“用笔全赖于书”, 足可佐证其师张旭的大草书格与写意风貌。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