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原创】《中国草书报》发刊辞【征求意见稿】  

2013-07-18 19:27:16|  分类: 中国草书研究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菊如(道園)

本文要点:

·中国草书研究院诞生,《中国草书报》为院刊;

·院刊忠实执行中国草书研究院《宗旨》与任务;

·办报基本思路是:讲真话上品位的报;有学术深度的报;有创作高度的报;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报;民主办报,竭珹为读者服务的报。

·不受时风干扰,建立自己的话语表达系统。

·建设独创的又有传承精神的话语表达系统。

几位有志于草书的同好,很早就有个宏愿,成立个民间的草书研究院,旨在弘扬中华传统的草书文化,在学术研究和创作实践中,努力传承与发展中国草书艺术,並为此贡献力量。

春风送暖百花发,这个草书研究院,是在党和政府提出文化发展战略和制订了一系列政策方针的大好形势下,我们进行社会调查、意见征询和多方的支持下,经过较长时间的实质性筹备,应运而生了。其至所以冠名为“中国草书研究院”,其核心在“中国草书”这个概念,是颇有些针对性的。至于突出“研究”,也並非单指学术理论,而是以本院之学术、创新、教育这三块仼务为出发奌考虑,研究引领理论探讨、研究指导创新实践;研究促进人才教育,借此探索它们之间某些规律性的东西,复兴中国草书。

中国草书研究院的宗旨:是以党和政府的文化战略思想为指导,致力于弘扬中华民族草书传统,复兴中国草书事业。为广大热爱草书艺术的各界人士提供学习、研究、创作、教育的服务平台,为优秀作品提供国内外交流和展示阵地,为发展和繁荣中华民族书法文化贡献力量。这个宗旨和任务,自然也成为本报办报的基本方针和原则。我们不仅要确立这些理念,而且还要宣传这些理念,让更多的志士仁人,手拉起手,汇聚智慧,集中才能,为了共同建构这些理念的制高点,为此提供探讨、论辩、商榷、诘难、宣传、彰显之舆论平台,办一张旗帜鲜明、风格现代的报纸,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亊儿了。

但是,凡世事,有了客观需求和主观愿望,並不等于就能办了,就能办好了,办报也是如此。民间办报之难,民间办专业报纸之难,不只是经费筹集,更在于把报办得好看,耐看,受人欢迎,实非易事。所谓“头难头难,万事开头难”,比如如何定位,如何把握读者层面;如何物色组织稿源;普及什么,提高什么;倡导什么,引领什幺?再就业务技术、技巧方面,如编排版面、栏目设置,乃至文图并茂;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等等,都缺少经验,都亟须考虑,而这些,大都又是办报很重要、具体的问题。从草创之始,肯走会有个摸索接累过程。但仅注意这些,恐怕还不足。倘若要使《中国草书报》,能在今日报刊杂志之林,倔起並凸显自己,更在于自身品格与创造性的锻造,即所谓“新意”与“亮点”,高度与深度,只有具备了这些,自然就有看点,报纸的形象,也就立起来了。这就是细节决定完美,而方向与高度才决定成败,才富生命力。

先哲报人史量才先生早有告诫:人有人格,报有报格。“报格”是办报人人格的折映。格之不存,人报俱亡!艺术家与艺术报,岂能例外。故本报报格,即报之灵魂。可以简述如下:

其一,不尚空谈,崇尚实干,实干兴邦,实干兴艺;

其二,祟尚讲真话,追求真、善、美;抵制假、恶、丑。

其三,以和为贵,多元共存。

关于讲真话,巴金老一段话可作为本报座右铭:他说,所谓讲真话,就是“把心交给读者”,讲自己心里的话,讲自己相信的话,讲自己思考过的话。

通过求真务实,凝聚正能量,在草书艺术领域,构建优秀传统文化体系,传承并弘扬中国草书文化精神。

当今文化环境,有繁华的一面,更有浮华的一面,书画如是,草书也如是。草书的某种浮华,否能量之消极影响,恐怕还不能忽视或低估。

讲传承,首先要讲传统,那么传统是什么?草书从哪里来,其历史沿革轨迹是怎样?论者蜂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讲发展,离不开传承,离不开传统;那么传统是什么?怎么传承?

讲创新,讲传承中创新,那么如何界定这个“新”?怎样算新?如何涵养创新能力、创新渊源来自何方?

讲创新,知不知道自己的站点,今天草书的状貌,日后发展走向;要洞察在种种所谓新潮里出现的倾向。

上述问题,並非都很清晣了,有待进一步科学的、历史的、实事求是地廓清与不懈探求。本报义不容辞地要参与时评、时论。我们应建立自己的实践表达系统;

就目前而言,当务之急,尤其对历代草书之遗产,文献与书迹的整理与阐述。

对此,我们主张,对待草书遗产,遗产系统,要釆取慎之又慎的态度。

对待书法、草书遗产,首先要准确阐述。遗产之所以珍贵,不只是历来文化的积淀,更是精华所在,防止“食古不化”倾向。

其次,阐述遗产要有深度,所谓深度,不是浅度,也不是浮光掠影,浅尝辄止。某些人尚未读懂弄清,就肤浅地诠释或评述,为我所用,证己所思,实误人子弟;现在还有不少人,兜售的东西,表面上显得学贯中西,每毎处理祖宗的遗产,总是先在西方文化的屋檐下,找一膝容身之地。此也属浅度、浅薄,贴洋标签,甚至成不当阐述,是一种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这也是一种倾向。

深度,更不是过度,阐述过头,洋洋自得,实则百无一用。书法遗产不是一个筐,不能把什么东西都往里装,成为大杂侩。现在也有些人,处理书法遗产,过于玄乎,过于让其承担不堪承担的某些东西,过于轻率地戴上什么“现代”的帽子,这也是一种阐述过度之倾向,处之不当,損害书法。

这些倾向的存在,是当今书坛浮华,甚至是出现某种乱相的理论和创作实践上的误导。

但话也得说回来,阐述即便浅度或不当过度,但毕竟手中还握着宝,还知宝,只是处之失当而己,而走得更远的一族,则是菲薄遗产,身在宝山不识宝,甚至视遗产如粪土者,这种倾向尤应警惕。我们当要以悍卫为己任,坚守阵地,此乃本报不可忽视之重要职责之一。

引领草书鉴赏与审美,区分健康之美与病态之丑,草书、特别是狂草,或许比其他书体更具难度,但必须做,这是草书有序发展的需要。我们也要应建立自己的话语表达系统。

总之,书坛正本清源,繁荣发展,仼务尚艰巨。许多事情要做,要真切实在地做。本报“束髪受书,再兴民族之事业”,並志在团结更多的人一起做,只有做了,而且做好了,事物才能推向前走。草书艺术也不例外。

《中国草书报》,虽然是中国草书研究院主办,但报纸是公器,从大处看,是属于社会的,是姓“艺术”的;从小处看,是属于草书专业的,是为所有热爱书法、特别是热爱草书艺术的读者服务的;是面向所有从事草书研究与创作的人士,做他们的知音、诤友、同道;摒弃门户之见,海纳八方。所以,坚持民主办报,是本报的工作基点,对于我们开展的鼓励研究,倡导创新,扶持各种流派和多元风格的探索;发现民间的和年轻的优秀草书人才,开发和凝聚书法教育资源等多方面服务工作;希望本院内外的广大读者,热情予以关注与监督。

《中国草书报》,这颗百花苑中稚嫩之花,众手浇灌她吧!

“千紫万红安排着,只待春雷第一声!”

2013.5于静逸斋)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