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原创】《步辇图》的跋文是一部收藏史  

2013-06-15 09:37:32|  分类: 鉴定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兼与陈佩秋先生商榷之十

作者:王菊如

【按】传承至今的唐阎立本绘《步辇图》,真伪争讼由来已久,较有代表性的是名画家陈佩秋先生,她是彻底否定《步辇图》的,有一本专著《名画说疑》,专论此事,但经笔者认真读过后的总印象,首先是论据不充分,其次是论证不严密,结论自然很难站得住脚。本着学术无禁区的原则,笔者就陈佩秋先生提出的疑问,试着作些辨析与解答。本文是回答她的迴避:《步辇图》的诸多跋文,捉供了丰富的历史与伎藏信息。陈佩秋先生却视而不見。

 

陈佩秋先生研究《步辇图》的局限性,还反映在她就是没有全面考察此卷画的传承过程,没有认真研究早期跋文。《名画说疑》专辟《题跋的疑问》也只是议到李德裕和章伯益,和米芾。而对跋文诠释,在史料史识方面还常出错。此点前文已提及,此不赘述。

这里要补充说的是,关于《步辇图》的绢()地問题。陈佩秋先生曾提出問题,但放弃了深入论证,说明手上恐怕缺乏绢(材料)资证资料。那么我们给她作些补充,但这些补充材料,显然是不利于陈佩秋先生观点的。

如果《步辇图》是阎立本的作品,見过阎立本真迹的米芾,对他贯用的绢,是十分清楚的。《画史》中专有一段是说阎立本是用的生绢:“阎令画,世所存者,皆生绢。”如果陈佩秋先生能证明《步辇图》绢地为非生绢,事情似乎就容易得多了。其实她可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比如使用显微摄影技术,将《步辇图》的绢地和唐前期、中期、后期以及宋画的绢画质地、结构,放大作个比对,或许可以发現更多的秘密,论据也可更充分。

下面我们再谈谈《步辇图》的传承方面,先浏览一下《步辇图》留下的其他跋文,或许对深入认识《步辇图》有所启示。

除了上文提到的李德裕、李道誌、米芾外,至少还留有宋·黃公器、張向、劉次莊、曹將養、陶舜諮、鄧忠臣等人相继题写。

1、黄公器跋文:

“豫章黄公器,元丰七年(1084)正月十二日,长沙学舍观 此跋文比米芾跋晩四年,陈佩秋先生认为两跋字迹同,细察实有异。以陈佩秋先生这种眼光,说实在,也太差了,在宋,至少还可以找出三四位书家的字与此相类。

关于黄公器,不少研究者不知其人。笔者查拣永昌府黄氏家谱世系表, 得知黄公器者,系黄庭坚宗亲,为黄齐长子,字安世,行十三。宋熙宁六年(1073)癸丑登余忠榜进士,宣德郎,知衡州常宁县。配甘氏,生三子:黄无悔、黄无惑、黄无咎。

黄公器题跋时,是他登进士后十-年。

2,与黄公器同年题跋的张向:

“阎相国之本,章伯益之篆,皆当时精妙。元丰甲子(1084)孟春中澣日(正月中旬),圃泽张向书于长沙之静鉴轩

张向,是《步辇图》真迹見证者,其生平待考,此暂不展开。

3、刘次庄跋文:

“元丰七年(1084年)二月三日观步辇图,章伯益篆,诚佳笔也。长沙刘次庄

刘次庄,字中叟,晚号戏鱼翁,北宋潭州长沙(今属湖南)人。神宗熙宁七年(1074)赐同进士出身。他在跋后次年即元丰八年(1085)为殿中侍御史。哲宗元祐元年(1086)为江南西路转运判官。二年,以依附蔡鹤,除名勒停,寄居新淦(今江西新干),卜筑于吟水滨之戏鱼堂,潜心临摹家藏淳化阁法帖,有《戏鱼堂法帖》十卷,并自为释文(《舆地纪胜》卷三四)。刘氏为北宋书法名家及书法理论家,有专著《法帖释文》,其称“章伯益篆,诚佳笔也”,不会毫无识見吧。

4、曹将美跋文:

“延平曹将美以其月十日观

延平,今福建南平县。元丰七年即1084年二月,曹将美见到此卷。曹将美,据北宋南平(《寰宇志》称曹将美为沙县人)进士名录载:曹将美为熙宁九年(1076)进士(徐铎榜)。

5、蔚宗跋文:

“元丰甲子六月廿八日,长沙驿舍获披阅久之,会稽蔚宗题,关杞

关杞,元祐年间人,字蔚宗,会稽(今浙江绍兴)人,熙宁间任广西提举常平,官历朝奉大夫。性好书画,藏图书字画甚多。米芾《海岳名言》“关蔚宗金陵幔山楼题榜,……,想六朝宫殿榜皆如是。”南溪山白龙洞有其元祐四年(1089)题名刻石。在元丰(1084)年六月二十八日,在长沙宾馆里得见《步辇图》,米芾在《宝章待访录》记载关杞:唐虞世南《枕卧帖》:有双钩唐模本,在朝奉大夫钱塘关杞处。上有储氏图书古印。尝谓某曰:昔越州一寺修佛殿,于梁栋内龛藏一函古抚数十本,所可记者,王右军《十七帖》、《十斗九帖》,褚遂良《奉书内帖》,上皆有储氏图书字印,致功精绝,毫发干浓毕备。关与僧善,购得《枕卧》、《十斗九》。

6、陶舜咨跋文:“丙寅(1086)孟夏十有七日,寻阳陶舜咨赏观。

陶舜咨,疑为石永女婿。曾官“袁州宜春县尉”。石永,字仲昌“恩授将仕郎守本州助教(注:宋代文散官职中从九品,据2012年2月在德安杨桥村辖区内出土北宋“大宋皇佑元年(1049)”古墓出土之石碑:《故安定夫人胡氏地券文》《大宋守本州助教石公夫人安定夫人墓志并序》)。

7、刘忱跋文:

“右相驰誉丹青,尤于此本实为加意。秦丞相妙于篆法,乃删改史籀大篆而为小篆,其铭题鼎钟,施于符玺,诚楷隶之祖,为不易之范;今见伯益之笔,颇得其妙,而附之阎公人物之后,仅为双绝矣。元丰乙丑(1085)上已,河南刘忱题(隶书)。

【按】刘忱,即刘眀复。初名忱,后以字行,洛阳(今河南洛阳)人。官至直龙图阁。善画山水,师李成。特秀细,作松枝而无向背。冯山求画山水诗云:时将素毫写胸臆,宁复意外分精粗。”“顾公乘兴一挥丽,束绢数幅光芬敷。异时解组还故庐,皎洁将伴林泉躯。《冯山太师集》、《画史》、《画继》、《图绘宝鉴》有载。浮休有邓正字宅见刘明复所画《麓山秋景》五十六言云:洛阳才子见长沙,自识中丹鬓未华。文武全才皆不试,丹青妙笔更谁加。老杉列在皇堂上,小景将归学士家。我有故山常自写,免教魂梦落天涯。刘眀复与邵雍友善。孔武仲1041-1097)有《送刘明复知凤翔二首》,应该也是同一人:

“旧国安黄霸,新邦识细侯。
皇慈借乡便,舆诵欲公留。
晓雪骊驹宴,春风画鷁舟。
皇都朝谒早,天路看鸣驺。”

总之,宋刘眀复等一代俊贤(本文举例暂至刘明复)对《步辇图》的跋语,均是“內行看门道”的要语,令人费解的是陈佩秋先生,包括徐邦达先生等,既不考证这些人的文化艺术背景,也不分析他们为什么要步米芾后尘,不厌其烦地为《步辇图》题跋,表达自己的艺术观点,见证《步辇图》的传承过程。如果《步辇图》是卷毫无水准的假画,在当时来讲,本身就是大煞风景的文化现象,在宋代以米芾为代表的那群文士层面(皆进士以上),能过关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