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书意如文意  

2013-11-22 21:15:48|  分类: 院长谭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淡书法“骨力”的追寻

作者:王菊如

有友评鄙草书风格为“呈现的赳赳轩昂之阳刚之气所蕴含的暴力美学意境”(韩妙第)“所以从书法的角度而言,笔触的微观世界传递的却是艺术家人格宣言。从王菊如教授的每一个狂草字都透析着王菊如性格的真实写真。这些笔触无不倾泻着刚烈豪迈的性格及气质。”

应该说,此论是触及到鄙书一点本质方面的东西。主要在于:一是他讲“笔触”,不像有些人张口一个“线条”,闭口还是“线条”二是讲到了鄙草书风格也是美学更是格调的追求趋向---雄强之气。

其实,鄙人追求的书法之意为“骨气”。骨为骨力,遒劲;气为气韵,气神。故平时读碑临帖,以“鍊”为功课,三十岁之前,鍊骨之形、四十之前鍊骨之劲、五十之前鍊骨之气、六十之前鍊骨之韵;六十之后鍊骨之神。年届七十才小有心得。台湾学者龚鹏程说得好,“中国书法的精髓,不在形而在神。外在形貌是内在精神的表现。如果不是精神内充,徒然物外,求奇求巧,都是旁支末流。”(<汉字,这是我们最好的财富><中国艺术报>20131120丹笫12)尤其读宋代黄庭坚书论,更有些得悟,方懂得他才是真正懂书法之奇人,智人,而且是伟大实践家,以今人之语谓书道“先锋人物”,千年无出其右者。不久前,曾见杭州有某学人著文,自诩地说,今日之成果(指书法研究),已超过古人总量的多少多少倍,其实像此类学人之学术成果,即便到了“著作等身”,还不及前人之万一。时间是无情的,用不了百年,试看还能筛留下多少。

书法虽为“小道”之中的“中道”,但反映时风、世风却是极为敏感的。当下社会风气、学界、艺界风气之弊,在书法(理论与创作)百态便是可窥探的风向标之一。

以创作看,试看某些“名家”、“大家”以及他们的追随者们大行其道的书法,论笔无笔,论墨无墨,扭捏作态,无骨无气,拖沓乏力,任笔为体,胭脂气、奴婢气十足;有的如明·项穆曾指出的:“后世的庸陋无稽之徒,妄作大小不齐之势,或以一字包络数字,或以一傍而攒簇数形;强合钩连,相排相扭;点划混沌,突缩突伸。······且自美其名曰梅花体。正如瞽目丐人,烂手折足;绳穿老幼,恶状丑志;齐唱俚词,游行村市也”(项穆《书法雅言》)只要留心书法展览,从国家级到省市级,都能看见这些面貌,这也是当代书法展逐渐失去观众的主要原因之一。无怪乎网络上有“先锋派”人士,开口便骂当今书法“沒落”,鄙意当指此类。但鄙等也深感总有受牵连之辱。不过,今天,社会文化的宽容度,比任何时候都高,社会需求也多元,只要有人欣赏此风,便就有存在的理由,反正鄙人是不会感兴趣的。因此,多年来,任人评说,埋头实干,我行我素,试以微簿之力,反其道而行之。

那么,鄙人若此,有否理论支撑呢?理论是精神支柱,理论就是信仰,俗谓主心骨,当然有呀!试述如下:

书意如文意!

李德裕《文章论》云,“文章当如千兵万马,风恬雨霁,寂无人声。”这是说,文章写得要有气势,不可萎靡不振。书意如文意,亦当如此。所谓学院中人,现代萎靡之风难扫除,颇令人遗憾。

黄梦升《题兄子庠之辞》谓:“子之文章,电激雷震,雨雹忽止,阒间然泯灭。”这令欧公阳修尝喜诵之的话,道出了文章的灵魂。欧公因此深得启发,在撰《祭苏子美文》中便云:“子之心胸,蟠屈龙蛇,风云变仕,雨雹交加,忽然挥斥,霹雳轰车,人有遭之,心惊胆破,震汗如麻。须臾霁止,而四顾山川草木,开发萌芽,子于文章,雄豪放肆,有如此者,吁可怪耶。”

此类文字,何止论文(章),文章风气当如此,书法不更应如此吗?至于草书,意气更应风发。

书者何胸境,书法何胸境!

书者如也。

若是,鄙之草书,正是追求“电激雷震”之气,“雄豪放肆”之势。故也喜敬录欧公、苏公之雄文,并乐此不疲。

君以为如何?

【附】

1黄梦升墓志铭(欧阳修撰)

予友黄君梦升,其先婺州金华人,后徒洪州之分宁。其曾祖讳元吉,祖讳某,父讳中雅,皆不仕。黄氏世为江南大族,自其祖父以来,乐以家赀赈乡里,多聚书以招四方之士。梦升兄弟皆好学,尤以文章意气自豪。

予少家随州,梦升从其兄茂宗官于随。予为童子,立诸兄侧,见梦升年十七八,眉目明秀,善饮酒谈笑。予虽幼,心已独奇梦升。

后七年,予与梦升皆举进士于京师。梦升得丙科,初任兴国军永兴主簿,怏怏不得志,以疾去。久之,复调江陵府公安主簿。时予谪夷陵令,遇之于江陵。梦升颜色憔悴,初不可识,久而握手嘘唏饮以酒,夜醉起舞,歌呼大噱。予益悲梦升志虽衰而少时意气尚在也。

后二年,予徙乾德令。梦升复调南阳主簿,又遇之于邓间。尝问其平生所为文章几何,梦升慨然叹曰:吾已讳之矣,穷达有命,非世之人不知我,我羞道于世人也。求之不肯出,遂饮之酒,复大醉起舞歌呼,因笑曰:子知我者。乃肯出其文,读之博辩雄伟,意气奔放,若不可御。予又益悲梦升志虽困,而文章未衰也。

是时,谢希深出守邓州,尤喜称道天下士。予因手书梦升文一通,欲以示希深,未及而希深卒,予亦去邓。后之守邓者皆俗吏,不复知梦升。梦升素刚,不苟合,负其所有,常怏怏无所施,卒以不得志死于南阳。

梦升讳注,以宝元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卒,享年四十有二。其平生所为文曰《破碎集》、《公安集》、《南阳集》,凡三十卷。

娶潘氏,生四男二女。将以庆历年某月某日葬于董坊之先茔。其弟渭泣而来告曰:吾兄患世之莫吾知,孰可为其铭?予素悲梦升者,因为之铭曰:

吾尝读梦升之文,至于哭其兄子庠之词曰:子之文章,电激雷震。雨雹忽止,阒然灭泯。未尝不讽诵叹息而不已。嗟夫,梦升!曾不及庠!不震不惊,郁塞埋葬。孰与其有,不使其施?吾不知所归咎,徒为梦升而悲!

2祭苏子美(舜钦)文〈欧阳修·庆历八年〉
维年月日,具官欧阳修谨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亡友湖州长 史苏 君子美之灵曰:

哀哀子美,命止斯邪?小人之幸,君子之嗟。子之心胸,蟠屈龙蛇;风云变化,雨雹交加;忽然挥斧,霹雳轰车。人有遭之,心惊胆落,震仆如麻。须臾霁止,而回顾百里,山川草木,开发萌芽。子于文章,雄豪放肆,有如此者,吁可怪邪!
嗟乎世人,知此而已,贪悦其外,不窥其内。欲知子心,穷达之际。金石虽坚,尚可破坏,子于穷达,始终仁义。惟人不知,乃穷至此。蕴而不见,遂以没地。独留文章,照耀后世。嗟世之愚,掩抑毁伤,譬如磨鉴,不灭愈光。一世之短,万世之长;其间得失,不待较量。哀哀子美,来举予觞。尚飨

【附】笔者草书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书意如文意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