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读诗品书】草书在意不在文  

2013-01-10 21:15:00|  分类: 诗书画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明·李东阳《答罗明仲草书歌》(《李东阳文集·第一卷。P.118》

评注: 王菊如《一笑谭艺》

 

【原诗】:

“草书之妙谁绝论,

我欲从之羞效颦。”

【评注】:李东阳, 明政治家, 著作家 著名书法家。建树颇多。此诗开头直奔主题,看来历史上论草书的文字,他都不甚满意,其实这是一种设问,真意是指古来论草之论颇丰,谁讲得最好?(“绝论”) ,他拿捏不住(谦逊) ,所以在先贤面前也想“红着脸” 讲几句同类的话。

【原诗】:

“生平两手硬如铁,

空有苦思凌风云。”

【评注】:

“手硬”, 指书写僵硬不灵活,非指手软硬之硬。“凌风云”, 指李东阳政治上颇有作为,然自知书法强欠人意,徒有凌云之志。

【原诗】:

“罗夫子,君不问,

草书在意不在文。”

【评注】:

“草书在意不在文”。 在诗为诗眼,也是评草书之精义经典,书法追意,惟草书为最。而追求意,乃写法之旨。非一朝-夕之尚也,今论多偏。

【原诗】:

“十年摹写未必似,

偶然落笔还通神。”

【评注】:李东阳学草十年,虚指,指用了很长时间摹写(临摹古帖、法帖),尚不尽人意,可见草书之难成。但在兴致好的时候,偶而有出人意外的笔墨(通神之笔)。

【原诗】:

“人道张颠看剑舞,

公孙大娘出谁门。”

【评注】:

古论张旭观公孙大娘舞剑器,书艺得窍而长进。李东阳有些质疑之意,反问,公孙大娘剑器又是得谁传承呢?谁启发她的呢?是什么启发其艺精进的呢?李东阳可能认为传承某某,也是相对的,齐白石翁云,似师者死。可能皆指此一层意。其二,它艺术是对书法的启发,不是源,也不是流,而是参照系,智者才能悟此。

【原诗】:

“始知骅骝别有骨,

世上岂复曹将军。”

【评注】:

“骅骝”, 画中名马。“曹将军”, 即曹霸(约704~约770)谯郡人,唐沛国谯(今亳州市)。三国高贵公曹髦的后裔,官左武卫将军。擅人物肖像,尤精鞍马人物,是开元间的名画家,杜甫曾有诗赞曹霸画马。而批评其弟子韩干之马“干惟画肉不画骨”。 而杜甫有一首是怀念曹将军画马之神采:“郑公粉绘随长夜,曹霸丹青已白头。天下何曾有山水,人间不解重骅骝。”(《存殁口号二首》其二)。杜甫《曹将军画马》诗中写道, “·····忆昔巡幸新丰宫,翠华拂天来向东。腾骧磊落三万匹,皆与此图筋骨同。自从献宝朝河宗,无复射蛟江水中。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龙媒去尽鸟呼风。”杜甫也曾赞书法以骨为上,与画马得神骨气概颇通,故云:“书贵瘦硬方通神” 。这也是书画相通一例。

【原诗】:

“罗夫子,君不见,

陈士谦,温元善,

芙蓉颜色杨柳枝,

能使世上黄金贱。”

【评注】:

陈士谦,温元善,可能是与李东阳同时代的书画家,以此二人为代表的,是追求“芙蓉颜色杨柳枝”为时尚的风格,迫求婀娜之姿,娇态之姿,和艳媚-路,“芙蓉”,此处指荷莲。而且市场也很好。然史己佚载,书画之迹也佚传,

【原诗】:

“今人好尚乃如此,

有眼何须辨真赝。”

【评注】:

时尚,时尚,一时之尚,古今皆然。陈,温之辈,史己佚载,书画之迹也佚传,可见时尚,寿命不长。史案可鉴。

【原诗】:

“罗夫子,眼如电,

生来四十年,

阅遍图书五千卷。”

【评注】:

罗明仲其人,可能是李东阳小辈弟子辈,年四十,己读万卷图书之半,可造就也。何况己经练就眼如电、识真赝的真本领。“图书”,也泛指书与书画卷轴。

【原诗】:

“向来得我书,

赠我一疋锦绣段。”

【评注】:

罗夫子深懂李东阳的书法功力,得书付酬也不含糊。可见东阳位高书佳,当时己很值钱了。东阳受之无愧。

【原诗】:

“吾观少陵有诗史,

看君之诗宛相似。

包罗巨细成大家,

上穷伏羲下元季。”

【评注】:

“少陵”, 杜少陵,即杜甫。上述四句其意二层,一赞罗夫子善诗,诗风类杜少陵(甫);二发感概,若要成大家,必包罗巨細,从远古到元季(指元代未年)的所有文化传统,你得当营养汲取,有容乃大,诗如此,书画难道不是吗?

【原诗】:

“秋姜冬桂老愈辣,

翠竹青松寒不死。

罗诗在格不在辞,

肯(背)与时人斗红紫。”

【评注】:

诗风追求,老辣,拙勁,罗夫子走的路子是正的。

【原诗】:

“吾观草书亦如此,

罗夫子,君莫疑,

眼中磊落非君谁。

紫阳之书冠古今,

其大如斗小者卮。”

【评注】:

李东阳认为,草书追求的风格与诗格同,追求磊落景象,艺术磊落源于人襟胸之磊落,东阳肯定了罗夫子的追求方向。“紫阳之书” 恐指焦山书碑《瘗鹤铬》,系榜书之始。雄视千古!

【原诗】:

“虫书鸟迹不复识,

见此再拜真君师。

君今长驱我戈倒,

缩手不搏生蛟螭。

长安城西紙贵贱,

吾欲买断防君嗤。”

【评注】:

罗夫子的草书、诗,李东阳极为赞赏,令其拜服(“戈倒”), 甚至极言“买断长安纸”, 以防因罗夫子书、诗俱臻,促纸价涨, 这当然是“洛阳纸贵”典故的巧用。

惜罗夫子草书,今不复见,但从传世的李东阳墨迹看,其书寓瘦硬一派,罗明仲书风,或与其相类。

罗明仲书风实际倒底优劣如何,笔者以为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李东阳通过这首诗,传达了草书艺术的鲜明特征:草书在意不在文。

(2013.1.3)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