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2012-10-05 16:32:59|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韩妙第

日期:20121006

如果说书法的线条艺术变化如同游龙惊蛇般的逶迤腾挪的话。当我看到王菊如的狂草书法时,则马上就联想到一代伟人的诗歌结尾一段“今日长缨在手,何日缚住苍龙”所传递的暴力美学所传递的情感,赳赳轩昂意气,嚯嚯勃然腾起。

以下我将从笔触、笔势、字气、字间、字体五个方面向各位解析王菊如的狂草书法呈现的赳赳轩昂之阳刚之气所蕴含的暴力美学意境。

 

一.笔触的刚烈豪迈

与其说字如其人,不如说人如其字。这样的说法从痕迹学角度而言就是说人的性格和其行为的轨迹是一致的。所以从书法的角度而言,笔触的微观世界传递的却是艺术家人格宣言。从王菊如教授的每一个狂草字都透析着王菊如性格的真实写真。这些笔触无不倾泻着刚烈豪迈的性格及气质。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二.笔势的百折不挠

前进,颠破不平的前进。

笔划的回转纵横同样也是一个人的性格的真实写照,更是意志的宣扬。作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之所以伟大,就是在于将自己的意志彻彻底底融贯于笔划之间的回转纵横。意志决定境界,王菊如暴力美学下的狂草一笔一划更是其意志百折不挠的表象展示。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三.字气的逶迤腾挪

看,腾腾细浪般的逶迤笔划是不是生生不息的气脉在欢腾。

听,眼前的蛟龙是否也在惊动睡眠中的细蛇。

有坎坷才有经历。未经风吹雨打无法茁壮成长。王菊如狂草书法跌宕起伏的笔划相连如同人生的如泣如歌岁月,这未尝不是勃勃生机的挚伏。

字里行间的气息无不洋溢着生生不息的逶迤腾挪,延绵不绝。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四.字间的轩昂矫健

字字相连的字间对于狂草而言重要的不是井然有序,更不是如画般的美丽。而是人生姿态的表白。

挫折、成就,谈笑一瞬间,樯橹灰灭无畏惧。所以,之于人生,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更遑论何种境遇,人性的砥砺在于养育矫健的轩昂,时时闻鸡起舞。这就是王菊如的暴力美学通过他的狂草书法告诫我们的人生格言。

 

 

 

五.字体的意气奋发

一字一意气,一行一境界。尘世万般皆往昔,人生重在体验中。这就是王菊如狂草书法的暴力美学强调享受生命的产生和运行的过程。

刚、猛、矫、轩、朗,这就是王菊如狂草书法的底蕴,更是王菊如狂草书法所特有的暴力美学意境。这个美学意境在王菊如的整幅书法中无时不刻的洋溢着王菊如对于未来意气奋发的憧憬。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结语:

最后,再次请各位品味一下毛泽东的浪漫主义诗歌:《清平乐·六盘山》

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
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
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人生最重要的是在于真正的享受,哪怕一次也足矣。所以,如果想享受真正的暴力美学,不妨从王菊如的狂草书法空间进行探寻。

【引用】王菊如:狂草艺术的暴力美学意境 - 春申画院 - 春  申  画  院

王菊如意临黄山谷书法
注:王菊如简介:

王菊如。字道远、别署黄河子、林之木,一笑斋、静逸堂。春申画院执行院长。文物博物副研究馆员,书画师,文史学者。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中国人民大学。长期从事文博工作,擅书画创作、鉴定、评论。钟情山水,精善草书。曾师从王康乐、钱君匋、齐良迟等先辈。系大风堂再传弟子。书画作品被日本、新加坡、加拿大及港澳等海内外藏家和机抅收藏。曾任文物鉴选组成员,参与鉴选国家三级以上文物鉴定评级定名工作,。曾仼文物博物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评审委员会委员。現为上海交通大学东方艺术交流中心暨世界遗产学研究交流中心常务理事、艺论部主任,特聘画师;中国博物馆协会、上海文物博物馆学会、上海炎黄文化研究会、上海楹联学会会员;中国(香港)长三角收藏研究会顾问,艺术品鉴定中心副主仼;上海张大千大风堂艺术中心画师;中国当代艺术协会终身名誉主席。


王菊如论草书(三章)

 

1,<我的草书观>

 

草书,以书法覌之,是一种书体。所谓篆隶楷行草之一。对一个人而言,爱草书,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生命形式。就是说,当你一旦喜欢上草书。无論是临摹,还是创作,已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或者是你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古人云,字如其人,说的恐怕就是这層意思。至于西方人所谓的字迹学,那是以科学的角度,比如说以心理学,通过字迹特奌审视某人性格,甚而用于刑偵手段,这是另-个文化层面内容了。

我爱草书50余年了,真正开始,要算是从1960年考取上海工兿美术学校(院)起。如果说学习经过,那就不容昜说清楚了。总之,数+年耒,凡能见到的草书书迹,几乎都研习或临摹过。其间用功最勤的是黄庭坚和王铎,最敬畏的是神秘的草圣張旭,50岁之前不敢轻易去碰,敬而亲之,行举目礼而己。60岁之后临之,多年来仍不得要领。

我对参加什么书法家协会丶美术家协会,一向不大看重。70年代,曾参加上海市里的书法大组的活动,今天的-些名家.大家,当时我们在一起玩的時候,都很隨便的,有的才20来岁,年稍长的也不辻30来岁,而-些前輩也不过450岁么。大家相聚甚欢。80年代初,我在-位朋友推荐下,上镜第-部书法科教电影纪录片《中国书法艺术》。这还是儿子从学校里组织活动看了后回家告诉我的,自已都沒放在心上,被摄入的镜头竟然沒有剪掉。多年来,凡展览,有朋友邀请或结伴則参加,並不十分热衷。90年代,-次到北京,见到中国书法家协会代主席(后为主席)沈鹏先生,副主席刘炳森先生,都因工作关係结识,沈还是我的江阴老乡,曾问我参加中国书协,上海书协的事,我笑笑,不置与否。不过当時我因从事的专业原因,已加入了中国博物舘学会和上海文物博物舘学会了。加入书法协会的事,沒有像现在的人那么关注。

我以为书法家,可以不会写楷书,但不能不会草书,此覌奌最近与某书界前辈交流,颇有共识,实令人意想不到,因为此位前辈乃正书功力甚是了得。竟然他也作此想。但是从今天书法环境看,遗憾的是,不会草书,是今天为数不少书家的悲哀。不会草书,枉作书家。理由很简单,只要回头看看书法发展史,就因为出现了草书,书法才变成自覚,才真正成为艺术。否则与写字无别。宋以降,即便是刻书坊的写手,今天有哪-位书家能与他们相比(楷书),可以说沒几个及得上他们。所以不懂草书,怎算是书家。当然,话也得说回来,会草书者,也未必是真书家,作为书家,会草懂草,仅是基礎,草书书写纵然难说好坏,但至少有高低,雅俗粗精之分吧。

    正因为草书是书法艺术的代表,所以草书特别难学,特别难达到境界。这也是许多人望之怯步的主要原因之一,筆者学草书数十年,自觉习草如逆水行舟,小有心得,來之不易,实归于恩师,谏友。此试归纳几奌感想,以抛磚引玉。

去年,在国防大学-位军旅书家(草书)作品南京的研讨会上,我有个发言,言及草书文化,其中有几个观奌,引来复述一下:

所谓草书者,如也。即前文所言,书如其人,草书靣貎就是书家的五官,就是作者的思想,品行,性情,风度,格调,灵魂,这是书人合一的观奌,草书,要-奌独立特行的精神,书为自己而写,不必要顺人好恶,看人脸色的。如有人赏识,那当然是好事。市場认可,多些油柴酒米钱,也不是坏亊。

草书者,抒也。草书,是抒情的,如诗,如词,如美文,草书,是诗性的书写,曾有人质言:为什么老写古人诗词,实则道理很深呀,古人的诗词美呀,诗性足啊,这是今天一些现代詩文較缺的東西(现在写格律诗的人数不少,每年写几十万首可能还不止,有多少可以与唐诗相比呀)。因此写新的不如写古的有诗性感觉。诗性书写,就是情之抒发,快乐抒发,当然也抒发苦闷,也抒发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诗(词,歌)当哭,草书也可当哭,哭,乃人情之极致。草书较少朿缚,容易潇洒,于是,草书与茶结缘,与酒结缘,与咖啡结缘,也与禅结缘,许多人不明其中关系之奥祕,只是写文章瞎猜,隔靴搔痒。其实,唐张怀瓘早说过: “文则数言成其意, 书则一字见其心.

草书者, 意也. 即写意. 不是写字. 以绘画喻之, 大草便是大写意, 小草乃小写意耳, 楷书不过工笔而己.写意与渲洩相关,一渲无余,奔騰万里,势不可档,势不可竭.这就是草书之势.

草书者,是智也.创作草书,凸显原创,初创,草书字如何写(笔划,结体,符号化,等), 只是方法和知识层面,创作,要突破坚冰,要雄视古今(不要傲视),崩涌智慧之泉,开巧智之思, 讲悟性,讲灵性,讲虚灵,(艺术之窍)所以, 有人将草书与禅关联, 有奌道理. 如观赏黄庭坚, 八大山人草书, 当有某种感悟.

最后,所谓草书者,通也.通有三层意思:

其-, 草书与其他书体的关系,草书可融多种书体于-身,其丰富性丶多姿性丶兼容性是最大的.他们之间相通。

其二,草书与自然,社会某些形态相通。如古代书法经典中谈到的“屋漏痕”,“ 老藤枯树”,“ 担夫让道”,“ 疾风勁草”,“ 行云流水”, 如黄庭坚从船夫摇槳橹悟出草书三昧。等等。

其三, 草书与学识学问以及姐妹艺术相通,大凡诗词曲, 音乐, 文学, 雕塑, 建筑, 舞蹈, 摄影, 甚至包括哲学,佛学, 美学, 等等, 無不可以抅通. , 通会, 变通, 通融, 触类旁通者, 唯草书最具磁性,最能兼容,,最为博大.这是胸怀。为什么历史上的帝王如宋之徽宗, 高宗, 政治家如 今之毛泽东, 都热衷于草书, 难道无道理可以深究嗎?

笔者对草书的自我期待目标是,开前人未到处.抒他人不能至,並以此为一生勉励,鞭策自已.能走多远,能继持久,赖以健康,“山高人为峰”。

 

 

2,<“诗人”杨永军  >                王菊如

--------2012526日广州市杨永军狂草<岳阳楼记>长卷首发式上的演讲

 

我总觉得草书家,特別是大草,狂草书家!应该是诗人!

应该具有诗人的秉性,诗人的才情。

如果缺乏诗人的秉性,诗人的才情,即便狂草的技法十分熟练,也还只能是个一般的草书玩家,到不了高层面,高境界。

狂草书法的意境就是诗的意境!

创作狂草,如果没有诗人特质,诗的文化精神,只能做个普通书写爱好者。

而不可能达到“胸藏风云”,这种狂草书法美的风貌与境界。

所以,狂草创作者,非具有诗人气质不可,非具有诗人激情不可。

这种诗人气质,诗之才情,是什么?可以有文化的表达,我这里只从艺术情感表达上看,

能歌能舞; 若歌若舞。(如历史上的李白)

能醉能痴; 若醉若痴。(如历史上的徐渭青藤)

能狂能颠; 若狂若颠。(如历史上的颠张旭,狂怀素)

能哭能笑; 若哭若笑。(如历史上的傅山,等)

迷而不失本性;

狂而不失本质;

醉而不失本能;

哭笑方显真情!

这就是诗人,这就是草书家,狂草家!

我是先看到杨永军的狂草作品,而后才结识杨永军的。

我个人以为,杨永军是具备诗人气质的书家,书如其人,他的狂草作品也具备诗的气质。

今天, 还不可能全面来叙述他这方面的东西,只能举个个别例子:

比如说“迷”。永军从事书法学习与深研,几十年不离不舍,专攻狂草,不计得失,不求功利,没有“迷”的精神;“迷”的境界,如何能持之以恒!並以罕见的毅力奋斗不息,这种“迷”的精神,也就是中华传统的文化精神。在如今什么都屡见浮夸,泡沫(包括书画创作)的当下,难能可贵!

我们讲到诗或词,从风格上看,一般会分为婉约和豪放二种。

杨永军先生的狂草风格,我认为虽是以婉约为主流,但又是二者兼而有之的,这是十分难得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杨永军先生,初看他,-介书生,瘦小的文人身躯,却时明透露出追求艺术的英气。我们说他的狂草是婉约为主导,是指他深受传统滋养而形成的文人气质,也就是说,他的狂草是从传统文化中走出来的,以优雅,逸趣见长,用笔绵绵悠悠,流畅舒展,像“彩云追月”(广东音乐),也像江南絲竹。但其中又兼带有“大江东去”的浩荡,飞泉的跌宕流转,豪情四溅,意气奋发!

因此,欣赏杨永军狂草,我总想到一千年前苏东坡的《赤壁赋》中谈到清风明月: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

这是从品赏和学习两个出发点而言的。

前四句,是指欣赏感受,是狂草美的享受,狂草气息的熏陶;指他的书法有声有色,却又很纯粹,很洁净,没有染上市侩气,没有夹杂低俗的流气。犹如清风习习, 朗朗明月。

后两句,是指我学习的角度:“取之无禁,用之不竭”。(“取”和“用” )使我这个同行,面对杨永军的狂草,受益非浅!

无论作为观赏者还是学习者,我都要感谢年轻有为的杨永军教授!是他给我这样难逢的机会!

此外,我也把同样的感谢,献给主持人!献给大家!谢谢!

(据录音整理,经演讲者审定,2012.5.26

 

3“孤蓬自振” 与张旭草书      王菊如

 

与张旭狂草相关的事物,除了公孙大娘舞劍器外,还有个典故,即“孤蓬自振,惊沙坐飞” 一语, 据说是唐草圣张旭,用来表达自己对草书()的理解与评价。原语出自陈思《书小史》,有关怀素章节,原文如下:

邬彤尝谓怀素曰,草书古势多矣,惟太宗以献之书如凌冬枯树,寒寂劲硬,不置树叶.

张旭长史又尝私谓彤云: 孤蓬自振,惊沙坐飞. 余师而为书, 故得奇怪。凡草圣尽于此。怀素不复应对。但连叫数十声曰: 得之矣!

此语-出,历来注家蜂起,至今不息。

其实,原文句,並非张旭首创,其源出自鲍照(明遠) 之《蕪城赋》。

该赋“孤蓬自振句前为棱棱霸气,蓛蓛风威, 后一句为灌莽杳而无际, 丛薄纷其相依 这对理解“孤蓬自振本身语义会有所启发。

今人杨吉平先生认为,孤蓬其实就是蓬草,孤蓬,又作飞蓬, 漂蓬“,喻人孤苦零丁,漂泊他乡。孤作孤伶解,不可机械理解作”一枝“解。(《书法导报》2002313日第三版)。

此论是杨氏针对章祖安在《书法之友》总笫42期《章祖安论书》一文所释义。

“惊沙” 为乱沙,“坐飞” 即无故飞起(`李善注, 见《文选》)。杨吉平认为,“无非借喻笔势飞动而已”, 是一种喑喻。而章氏将“孤蓬自振”直解为竖划草书,说是“周围笔划振荡回锋”; 又将“惊沙坐飞”, 直解为墨点飞溅,虽有点儿意思,不过未免太拘泥了。

这里,杨氏判“孤蓬自振”,“惊沙坐飞”此句,为书道暗喻,是对的。即以自然界物象,比喻书道之情态,但诠释到位恐怕是有距离的。

“自振”, 作自己飞起解,而非振动之意,“振”为(双臂)上举上托之意(有如运气导引姿)。

“惊沙坐飞” 惊沙, 怎会成乱沙呢? , 愚以为,此处应作为动词, 一坐一飞,即一动一静,沙因而变“坐”为“飞”,但离开风与沙之形态,扩而讲自然的运动规律, 则太笼统,太抽象,也易生歧义(如空气流动的规律,不好解,今有“混沌”-词以释之,那恐怕是从无规律中找到相对有序---难道不就是艺术家的使命)。

故吾以为,对古贤先哲之言,首先要析清词之本义,后方可诠释喻义。

 “孤蓬自振之振,应作“挺”意解为好,即振作挺直之动态,有上升盘旋之意,书写中可以是有弹性的竖划,也可以逆锋向上之行涩笔(非振荡,也无回锋)。或较接近原意

“惊沙坐飞” 之“坐”,是指落地, 飞飏. 核心是“惊”,是突然或瞬息,是静与动的关系,和由动到静, 由静到动的过程,给人以出乎意外,又合乎其理的审美感受。

再回过头去看张旭的狂草风格,颇还有意会而不可言传之难。

任何理论都是有些隔靴搔痒。

因为这是狂草艺术!

(2002)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