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申 画 院

 
 
 

日志

 
 

关于中国绘画的海题材及其他(3)  

2012-03-02 19:49:25|  分类: 院长谭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交通大学东方艺术交流中心研究员 王菊如

 

  ㈤

在历史文献中,引起我们注意的,是画家、诗人对大海题材的理性思考。如还总结出画海的艺术标准之一是“雄浑”。

在元代刘因的诗里,表现了对画家创作大海题材的极大关注:“谁给画工笔头有神力,扁舟一夜江声寒,觉来千里雪漫漫,中有数点青螺闲。人间天门壮观已如此(神话中天河与大海相连),岂知大块喘息四海如鼻端。海中仙人冰雪颜,吸风御气非人寰。” 明代李东阳《钱江潮图》诗与此,可谓异曲同工,“钱塘江头江倒流,中有潮声号万牛,堆银如山雪如屋,远影灭没当空浮。” 这种奔潮气势,使人“远望不敢凝双眸,客来未到胆已落” 般的震撼。最后诗人情不自禁赞叹:“谁将妙思入画本,似乎造化争雕锼”。妙思入画本者,既是自然造化,也是画工摹写, 画家无论是宫殿供养的还是民间赖以为生的。
      画家王冕,写过《赵千里夜潮图》,从自己看到海潮图,联想到在野渡西陵关时见到的海潮情景:“滩头潮来倒雪屋,海面月出行金盘。”、“叫雪鸿雁零乱飞,正是今年画中见。”   另一诗人的《观夜潮图》(元·谢应芳),很可能是自题自己的画作:“银山涌出海门来,潮声殷若雷霆吼,此图之作知几年,当时景物皆依然。” 一幅夜潮图,竟花几年工夫,难怪诗人兼画师有 “从游我欲跨长鲸”之志。
      明代高官刘基有《为詹同文题浙江夜月观潮图》长诗,颂潮咏图,竟分不清彼此:“初看一发起溟徼,如曳组练来于东,渐闻殷驎鼍鼓发,倏忽万雷声撼风。” 此类题画诗词,如花番功夫,可以从典籍中摘出许多,本文不一一枚举了。
      说到 “闭国锁海” 的清代,画家们创作大海题材的热情,似乎也没有降温。我们以为,清代 “闭海镇国” 政策,一方面,和对外航海事业发展的高峰明代相比,没有了像郑和七次下西洋的壮举;但另一面,即使 “闭国锁海”,也是无法阻止西方文明的渗入,特别象传教士的活动,由明至清,从未间断,这些文化现象,不会不影响以大海为题材的绘画创作。与此同时,传统绘画题材的传承,其势也不衰,如前文提及的袁江、袁耀等人“三山(蓬莱)图”、“观潮图”等比比皆是。
      几乎和欧洲海景画大师泰纳同时代的戴熙(1801—1860),是清代全能型的画家,官至刑部侍郎,他留下较多的画迹,其中虽然没有发现大海题材,但在其遗著《赐研斋题画偶录》中,却为我们提供了异常殷实的史料。

有这样一首诗:“大海洪涛漏,天河匹练横,无风常自动,不雨亦秋声。” 对象明显是大海涛声。这位画家的可贵处是对画海的探究。有学术意义,请看下面的题画:“蟠天际地之思,驱云走涛之笔” 以写 “乘风破浪之兴,洞心骇目之观”。戴熙创作过程是:“往往于闲静中偶一遇之,万顷碧波”,这都是他为自己 “十万图之一”(当然颇有做诗的夸张手笔)所作的题款。这些创作大海题材的方法与思考,对今日画大海之同仁,不知有否启示,能否心心相通。
      前述种种,我们认为,都是历史,都是文化遗产,没有谁赋予后人特权,面对如此丰富,如此流传有绪的绘画传统,可以说一声是 “空白”!
                                            ㈥

20世纪70年代之前,我国有没有画海传统的继承者和实践者呢?这次 “首届研讨会”,是持否定观点的。关于这一点,本文也只能以事实来证明他们的认识之误。

从首届研讨会刊发的作品内容(描绘对象)类型,我们以此为标本,检索一下前20年左右的画坛,看看有否同类的绘画。

从首届研讨会的作品中进行简单归类,大致有这么几种:

一类是纯粹画大海(风卷浪涌,浪拍黑礁),如《与狂飙的对白》,《激》等;

一类是渔港、航海,如《江海泊渔图》、《晨光映南沙》等;

再一类是大海的故事,如《月下观海》等(此类是传统观潮类题材)。
      20世纪50——60年代,我们在历届全国画展(包括地方的、个人的),在出版物中以及其他载体上,都找得到与此类似的绘画作品,只不过人们仍习惯将它们列入山水(风景)画而已。这个时期以大海为题材的山水画,内容上有些不可避免时代特点,

如1、为毛泽东《浪淘沙·北戴河》词意境创作;

2、为祖国海疆子弟兵(含民兵)创作;

3、歌颂社会主义建设,为海港(航海)、渔港(捕鱼)新貌创作等等。

许多画家都曾满腔热情地投入,也有许多佳作问世。如傅抱石先生,就有《大雨落幽燕》等名作。许多画家,甚至深入部队、海港、军港、渔港……这种做法,虽然颇有“群众运动”之嫌,但毕竟是艺术家的可贵实践,当代美术史不能抹杀,这种潮流,就连我们这些幼稚的艺校学生,也深受感染,大胆地画些尚分不清是 “出航” 还是 “归航” 一类的涂鸦,引来导师一片善意的笑声。
      值得注意的,现代中国画海题材的传承者中,有如以傅抱石为代表的佼佼者。傅氏早在二十世纪40年代,就有过传统题材《观海图》一类作品,50年代有《棒槌岛》,60年代,他创作多幅以大连老虎滩为题材的海景山水,(今藏南京博物院),此外还有《大连海滨》等名作。傅抱石画海,现代感强烈,笔墨旧程式少,水与波的表现可以说是迥异传统,而是采用擦染手法,(皴少擦多),这些非传统(勾描)手法,同样能表现海的浩瀚。

另一位精于山水,同时对画水颇有心得的大家陆俨少先生,他的《海疆之涛》一类海景山水,别具特色,在处理海涛时,尽管仍用传统的勾染之法,但已形成自己的风格。

举这些例子,我们只想进一步证明,中国画家,绝非是 “从20世纪70年代” 开始重视和研究探讨中国的海洋题材绘画。而是既有历史传统,又无间断,且代有名家,层出不穷。至于70年代的新生代,能使中国绘画传统发扬光大,自然是欣慰之事。
      顺便一提的是,这次 “中国海洋画艺术研讨会” 也并不是 “中国史上第一次”。远的我们暂无材料可资,但就2005年8月,我们就曾参加过同样以大海为题材的 “海景画” 艺术研讨会。当然,其规模、人数、展览、范围等也许不能与此相比,但其主题之鲜明,策划之创新,时间之安排,均早得多,但也未提开创之功。那次研讨会是由上海某画院举办,同时亦办画展,出席者有美术、收藏、评论、教育界同仁,也有文博、画廊等相关专家,好在这次活动消息也见了报,由此留下了痕迹可资查验,巧的是,北京和上海的这一前一后两次以同样绘画题材的研讨会,其操作模式、思路基本相同,故对我们而言,这后一次的报道,新鲜感就差得多了。
      综上所述,关于以海为题材的中国画,冠以 “海景画”,还是 “海洋绘画”,从通俗角度看二者均宜,但以学术层面而言,似乎还要进行一番学科式的研究。至于画海,古老的中国由来已久,是神话、佛教的传播、海洋文化等诸多因素孕育的产物,与社会需求合拍,由此也涌现许多不知名和知名的艺术家,同样尚有画迹存世,与众多典籍文献一起互为印证,都是珍贵的文化遗产。近现代艺术家,为传承这一优秀艺术形式,也做出过众所周知的贡献。  而今天有志于此的艺术家,创新应知根,只有了解历史,注重传统,借鉴前人,才能真正继往开来。
    (作者附记:上海收藏文化研究所副所长任维钧先生的启发与帮助,并提供相关资料,使这次研究得以深入,特致谢忱!)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